您现在的位置广州新闻第一现场首页 >>汽车新闻>>正文

政策交通-贵阳全面取消购车摇号政策不仅将刺激贵阳本地的汽车市场消费

【张中如逝世】

另一方面,“促進汽車消費”也是貴陽全面取消限購背後的主要動因。在貴陽全面取消限購前,8月31日,貴州省發改委等九單位就發佈了《省發展改革委等九單位關於促進汽車消費市場持續健康發展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該通知要求,2019年貴陽市號牌發放量在2018年基礎上增加3萬個以上,並根據道路和交通流量的具體情況適時取消小客車專段號牌搖號等。

貴陽率先取消汽車限購 會有更多城市跟進嗎

“隨著廣州、深圳以及貴陽相關政策的落地,限購政策迎來鬆動,但鬆動的狀況可能會千差萬別。”張志勇直言,“完全取消限購是一種,另一種是新能源和傳統燃油車之間的調配。像北京、上海這樣的城市,更大可能會增加新能源市場的指標,同時大幅壓縮燃油車的指標。”

6月6日,政策進一步加碼。國家發展改革委等三部門共同發佈了《推動重點消費品更新升級,暢通資源循環利用實施方案(2019-2020年)》,提出“各地不得對新能源汽車實行限行、限購,已實行的應當取消。嚴禁各地出台新的汽車限購規定,已實施汽車限購的地方政府應根據城市交通擁堵、污染治理、交通需求管控效果,加快由限制購買轉向引導使用”。

“根據現行政策,一旦擁有了小汽車以後是用得越多越划算,即使某一天放棄了駕車出行,車主也得不到正向回報。例如,政策未來可以對高峰期間不使用私家車的人進行獎勵,從而更好地對城市交通進行綜合調控。”徐康明如是說。

根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發佈的數據,2019年上半年,我國汽車產銷量分別完成1213.2萬輛和1232.3萬輛,比上年同期分別下降13.7%和12.4%。其中,乘用車產銷量分別完成997.8萬輛和1012.7萬輛,比上年同期分別下降15.8%和14%。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北京、上海、廈門、福州、天津、貴陽、杭州等城市都採取了不同形式的汽車增量配額指標管理措施。有分析認為,現行的汽車限購政策已實施多年,其出發點主要為了破解城市交通擁堵難題,並配合相關的環保治理等,但取得的成效褒貶不一。

隨著汽車市場的突然降溫,一系列促進汽車消費的政策已經陸續出台。

“未來車市回暖的核心指標應該是自主品牌的市場表現改善,同時提升在入門級消費群體中較合資品牌的競爭力,促進入門級消費群體購車增長。”他告訴記者,取消限購有利於釋放入門級消費潛力,對自主品牌是利好。

今年1月,國家發展改革委、交通運輸部等10部門聯合發佈《進一步優化供給推動消費平穩增長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的實施方案(2019年)》,提出“優化機動車限購管理措施”以促進汽車消費。

其中,1萬個採取搖號方式配置,3萬個採取競價方式配置;廣州市在原有額度的基礎上,從今年6月起至2020年12月,將增加投放中小客車增量指標10萬個。

貴陽打響全面取消汽車限購“第一槍”

不過,崔東樹在接受採訪時坦言,對於北京、上海等已實施汽車限購的城市,此前積壓了很多購車需求,不大可能全部放開。“這些地方或將採取分步走的方式,像廣州、深圳一樣放開一部分號牌需求。”

“貴州省促進汽車消費的政策和貴陽的放開限購、促進汽車消費的政策,正是地方政府積極響應國家促進汽車消費政策的體現。”崔東樹表示。

一方面,根據貴陽市發佈的關於征求廢止《貴陽市小客車號牌管理暫行規定》意見的公告,近年來,貴陽交通格局變化也發生了重要改變,僅老城核心區實施的搖號政策已難以適應貴陽市道路交通管理工作的需要。

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中國市場學會營銷專家委員會秘書長薛旭認為,汽車數量增加和城市擁堵加劇這兩個問題並不是簡單的正相關關係。

從分佈情況看,全國有61個城市的汽車保有量超過百萬輛,27個城市超200萬輛。其中,北京、成都、重慶、上海、蘇州、鄭州、福州、西安等8個城市超300萬輛,天津、武漢等3個城市接近300萬輛。

2018年,國內汽車市場出現了28年來的首次負增長,整體下滑趨勢仍在延續。

資深行業評論員張志勇則認為,貴陽完全取消限購對於汽車市場是一個上行信號。但他同時表示,該政策對於上海、北京這樣的大城市不具有典型的示範意義。

“今年7月25日,貴陽市今年第7期小客車專段號牌搖號舉行,貴陽的中簽率是8∶1。”孫志陽說,“本來還以為要繼續搖號,現在只要買車就能上牌了。”

在業內人士看來,貴陽全面取消購車搖號政策不僅將刺激貴陽本地的汽車市場消費,更成為全國汽車市場限購“鬆綁”的又一個利好信號。

薛旭建議,未來在規劃城市的過程中,要將工作環境和生活環境有機結合,並引導民眾選擇公共交通出行,並將收取的相關費用用來改善公共交通,完善智能交通管理體系,進一步緩解交通擁堵。

隨著汽車市場的突然降溫,一系列促進汽車消費的政策已經陸續出台。其中,貴陽成為目前全國實行限購政策的9省市中首個全面取消限購的城市。據統計,目前,廣州、深圳、貴陽、海南已宣佈放寬或放開限購政策,但尚有北京、上海、杭州、天津、石家莊未對現行政策作出調整。段經琨/攝

下一座解禁城市引發想象根據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的數據,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汽車保有量達2.4億輛,比2017年增加2285萬輛,增長10.51%。其中,私家車持續快速增長,2018年保有量達1.89億輛,近5年年均增長1952萬輛。

“買車再也不用搖號了!”等待數月,持幣待購的貴陽市民孫志陽終於等來了貴陽全面取消汽車限購的好消息。

在業內人士看來,貴陽“打響第一槍”,成為首個完全放開汽車限購的城市並非毫無前兆。

事實上,貴陽汽車限購由來已久。2011年7月,為進一步控制貴陽市老城區小汽車的增長速度,《貴陽市小客車號牌管理暫行規定》開始實施。貴陽也就成為繼北京、上海之後第三個實行汽車限購政策的城市。

根據該通告,從今年6月起,深圳市將在原定每年普通小汽車增量指標配置額度為8萬個的調控目標基礎上,2019年至2020年每年增加投放普通小汽車增量指標4萬個。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程鴻鶴 來源:中國青年報

8月27日,國務院辦公廳則發佈了《關於加快發展流通促進商業消費的意見》(國辦發〔2019〕42號),該意見則進一步要求“實施汽車限購的地區要結合實際情況,探索推行逐步放寬或取消限購的具體措施”。

鼓勵汽車消費還需“以點帶面”

根據該通告,貴陽市人民政府於2019年9月10日作出了廢止《貴陽市小客車號牌管理暫行規定》的決定,貴陽市公安交通管理局自2011年以來根據《貴陽市小客車號牌管理暫行規定》擬定發佈的小客車號牌管理相關公告相應予以廢止,搖號、家庭、企業、高層次人才等指標申請工作停止辦理。

“城市道路路況的擁堵與否,與公共交通狀況、中心人口分散方向、城市道路規劃、城市建築規劃等有著密切的關係。”在薛旭看來,要解決這樣一個綜合性問題,不應該簡單對汽車進行“一刀切”式的限購。

這意味著,貴陽全面取消了購車搖號政策,成為目前全國實行限購政策的9省市中首個全面取消限購的城市。

9月12日,貴陽市公安交通管理局發佈《關於廢止有關貴陽市小客車號牌管理相關公告的通告》。

“各項推動消費升級政策是車市消費的長期利好。”崔東樹認為,“‘嚴禁各地出台新的汽車限購規定’政策的力度很強。這明確意味著未來不會有新的限購城市出現,海南將成為最後一個實施限購的省份。”

“貴陽取消限購有利於釋放入門級消費潛力,對自主品牌是利好,將促進入門級消費群體購車增長。未來,限購的多米諾骨牌逐步倒下,杭州、天津等城市都有放寬限購的可能。”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如是說。

“重點是要有序推進老舊汽車的報廢更新,持續優化新能源汽車補貼結構,促進農村汽車更新換代。同時,穩妥有序擴大皮卡車進城的限制範圍。進一步落實全面取消二手車限遷政策,鼓勵限購城市優化機動車輛限購管理措施。”劉宇南如是說。

實際上,在貴陽前,汽車限購“鬆綁”已經悄然開始。6月2日,深圳市交通運輸局與廣州市交通運輸局分別發佈了《關於增加中小客車增量指標配置額度的通告》

國家發展改革委綜合司巡視員劉宇南則認為,鼓勵汽車消費更應“以點帶面”,著力引導企業順應消費升級的大趨勢,促進形成強大國內市場,推動消費平穩增長。

而在著名城市交通專家徐康明教授看來,交通需求管理應該從對汽車“擁有限制”提升為“擁有限制”加“使用限制”的政策。為此,他建議,應該對限購、限行政策重新設計、組合,從而使汽車產業的政策和城市交通的政策取得平衡。

根據該規定,自2011年7月12日起,貴陽新登記的小客車將實行新號牌核發規定。新號牌分兩類,第一類是小型客車專段號牌,准許駛入所有道路,該類號牌實行配額管理制度,每月2000輛;第二類是普通號牌,禁止駛入一環路(含一環路)以內道路,核發數量不受限制。

在崔東樹看來,不少限購城市仍有較強的汽車消費潛力。“目前車市出現結構性增長特征,自主品牌全面面臨壓力,限購取消將為自主品牌發展提供推動力。”

8月30日,海南省商務廳等多個部門則聯合公佈了《關於落實汽車消費政策措施》,通過每月適量增加普通小客車增量指標等措施,滿足居民汽車消費迫切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