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广州新闻第一现场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小笼黄岩-叶小海便是深受男女老少欢迎的小笼担的“主角

【我的妈妈】

葉小海告訴記者,他並不是一開始就做小籠擔生意的,那時候裁縫鋪還正當時,他就做著給裁縫鋪送各類絲線、針頭的生意。後來裁縫鋪的生意受到了市場的衝擊,每況愈下,他才開始小籠擔的生涯。

對於村民來說,小籠擔是移動的雜貨鋪,可以給他們提供生活所需。對於孩子來說,小籠擔像是“多啦a夢”,他有著百寶袋,誰也不知道這次裡面裝著怎樣的驚喜,因此那些鈴聲承載了孩子們無數期待。

“印象中最吸引我的還是一種蝴蝶彈簧髮夾,上面串著各種顏色的小珠子,在陽光下折射出五顏六色的光芒,戴在頭上的時候,總是忍不住想要晃腦袋,就為了能讓髮夾上的蝴蝶更生動一些。”黃岩市民鼕鼕說,“小時候我們都很崇拜葉小海,因為讓我們每個小女孩都羡慕的髮夾,他有著滿滿一抽屜。”

圖為:浙江黃岩小籠擔 陳嫻 攝隨著兒女長大成家,曾經賴以生存的活計如今成了葉小海的興趣,他也開始享受生活,晴天出門、雨天休息,時間安排得很寬鬆,一天賣出三四百塊錢,夠吃夠用,日子就過得很知足了。

圖為:浙江黃岩小籠擔 陳嫻 攝這時候,村裡的小孩便時不時地拿著玩具在挑選日用品的媽媽面前晃,央求著要買,但是往往得到的是無情的拒絕。葉小海看到小孩們渴望的眼神,就會拿出各種玩具讓其在一邊先玩著,有時候還會挑出一兩樣送給他們。

圖為:浙江黃岩小籠擔 陳嫻 攝葉小海每次來村裡都會成為焦點人物,年輕的婦人三三兩兩結伴過來,圍在三輪車前,細心挑選著髮夾、繡花絲線、繡花針、鏡子等物品,而上了年紀的老婆婆則是說說笑笑,手上不停地翻找著剪刀、鞋面、樟腦丸等物品。

圖為:浙江黃岩小籠擔 陳嫻 攝“早期的小籠擔,一人一擔一鈴鐺。”葉小海介紹道,他們走街串巷時,一手扶著扁擔,一手搖著鈴鐺,扁擔的兩頭挑著一對大籮筐,上面擱著裝滿小玩意的玻璃柜子,物品五花八門,沉甸甸的,隨著小籠擔的腳步有節奏地顫動著。

圖為:浙江黃岩小籠擔 陳嫻 攝“小籠擔來了,小籠擔來了……”用不了多久,小籠擔身前身後的位置就會被孩子們占領,一個個睜著眼睛新奇地盯著貨架上的物品。葉小海便是深受男女老少歡迎的小籠擔的“主角”。

圖為:浙江黃岩小籠擔 陳嫻 攝交通工具的進步讓葉小海走得更遠,賣的物品種類也更加豐富。從原先在黃岩高橋周邊村鎮擴充到黃岩城區、江口、新前等地。“一個地方不能去太頻繁,太頻繁了大家該買的都買了,就沒生意了。”葉小海有著自己的規律,每個街道繞一天,半個月輪迴一次,這是他賣貨二十年來找到的規律。

台州10月6日電(記者 範宇斌 通訊員 蔡鼕鼕)穿街過巷鼓聲悠,吆喝綿長榕樹頭。賣得千般生客喜,滿挑山月度春秋。在浙江省台州市黃岩區高橋街道,關於小籠擔的記憶是從脆響的銅鈴聲中蔓延開來的。

圖為:浙江黃岩小籠擔 陳嫻 攝而至葉小海做這一行時,小籠擔的交通工具已經有了質的飛躍。“當時開始流行三輪車代步了,從人力三輪車到電動三輪車,我們小籠擔也算與時俱進了。”葉小海手上理著貨,臉上滿是自豪的笑容。

圖為:浙江黃岩小籠擔 陳嫻 攝然而,小籠擔這一行業在物資匱乏的年代里興起,又隨著各類商鋪與網購的出現而漸漸消逝,最終都成為記憶的一部分。

圖為:浙江黃岩小籠擔 陳嫻 攝小籠擔也就是穿行於村落之間的賣貨郎,他們走到哪裡,哪裡就會有清脆的銅鈴聲響起,這是他們與村民的約定。

隨著民眾生活方式的轉變,曾經賣得紅火的繡花針、繡花絲線、鞋底等東西漸漸無人問津了。葉小海根據市場所需,及時調整,再加上電動三輪車帶來的便利,增加了衣架、掃把、拖把等物品。“生意是大不如前了,好在大家也都是老主顧了,像拖把這些東西每次賣到村裡,家庭主婦們還是會光顧的。”

如今,黃岩市區里商業網點隨處可見,日常生活用品也在不斷地更新換代。往日走街穿巷的貨郎們正隨著時間慢慢消逝,但他們那誠實守信的經營理念和樂觀積極的待人心態,以及他們給民眾生活所提供的方便,留在許多民眾的記憶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