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广州新闻第一现场首页 >>国际新闻>>正文

国家特朗-博尔顿跟特朗普工作团队中其他人的关系不和谐

【赵睿穿美国队外套】

所以,博爾頓的離開,對特朗普對華政策的影響有限,美國對華政策還會按照以往節奏繼續往前。

對中美關係來說,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這個位子相當重要,博爾頓在位,一是影響中美高層的溝通,至少在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這個層次上缺乏溝通渠道。

可以說,白宮內部有代表性的極端對華鷹派主要是兩個人,一個是博爾頓,一個是納瓦羅。兩個人在對華問題上沆瀣一氣。從這個角度講,博爾頓的去職對中美關係不是壞事。至於是不是好事,還得看他的繼任者是誰。

跟朝鮮儘快恢復談判並取得進展,這也是特朗普一直比較關心的問題。

博爾頓故意泄露“將派5000軍隊到哥倫比亞”,似有嚇唬馬杜羅之意。

特朗普本人、副總統彭斯、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國務卿蓬佩奧、國防部長埃斯珀等對華強硬派大有人在,他們在制訂對華政策上的權力和影響力都要大得多。

現在特朗普在外交方面走到了收官階段,要摘果子了,但博爾頓是極端鷹派,他不是在為總統服務,而是為他自己一直以來的政策理念服務,因此他就任以來一直推行極端鷹派政策,這樣反而容易壞了特朗普的政績。

和中國有何關係?李海東: 美國對華政策的基調和節拍已經很清楚了,而且在涉及中國議題方面,博爾頓的表態零星也不系統,他的主要精力沒有放在中國身上。

就工作信任度而言,特朗普更信任蓬佩奧、彭斯,更別說庫什納了。博爾頓和特朗普高度信任的人都產生了激烈碰撞,特朗普自然難以忍受他了。

因為在博爾頓起重要助推作用的美國對伊朗、朝鮮、委內瑞拉、阿富汗的政策方面,每逢美國就此實施軍事外交製裁或做軍事打擊準備時,都會給中國與這些國家的關係,或者在這些問題上的處境帶來重要且顯著的困難。

什麼信號?吳心伯: 博爾頓這個人除了持極端鷹派立場,他的個人處事風格也比較極端。說白了就是不好相處,做人太擰,美國政界很多人跟他都合不來。

博爾頓並沒有這樣做。他成功完成了相當多的工作,儘管主要是負面意義上的。

時殷弘: 博爾頓的離職可以說對美國的對華政策沒什麼重要影響。博爾頓過去從來不是特朗普對華政策的主要制訂者之一,在對華強硬政策的制訂過程中也沒有起到重大的影響,只能說,博爾頓在某些對華政策上非決定性地助長了美國對華的強硬態度。

而且,特朗普政府早在2017年底就把中國正式規定為短期、中期和長期的主要對手了,美國即使對上述各國施加巨大壓力,也沒有使美國對華政策有所明顯緩解。

執筆/鴿子叨、刀賤笑&叨叨姐

李海東: 博爾頓被辭職,一是他搞政權變更的主張,和特朗普希望對外儘量收縮,不要管其他國家事的觀念不一致。

這些問題,都是特朗普希望做出政績、收穫成果的領域,但博爾頓的極端鷹派立場擾亂了特朗普的政策議程,讓特朗普覺得再用他不行了。

第二,許多博爾頓搞起來的政權變更的行動,在特朗普看來,對美國沒什麼積極建設性作用,美國並不想被裹挾到這類事情中,這和特朗普宣揚的讓世界給美國做貢獻,而不是美國給世界做貢獻的理念相悖。

不但不來中國,他到世界其他各地訪問還都要談中國,滿世界跟人講中國的壞話。說白了,他就是仇視、敵視中國,不願意跟中國談。

最新一例就是,上周,他說服白宮破壞了與阿富汗塔利班達成的協議,而且美國國務院之前為此項協議進行了近一年的艱苦談判。

傳統意義上,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的主要職責是監督一個有紀律的決策過程,包括國務院、五角大樓和情報機構,併為總統做出重大決策。

從博爾頓個人的性格,和總統相處的方式,與總統顧問團隊的協調度,以及他實際提出的許多政策主張沒有服從於美國優先的目標,開掉博爾頓具有合理性因素。再考慮到特朗普的行事風格,特朗普是喜歡搞出戲劇性效果的人,所以這次在推特上宣佈博爾頓的走人並不突然。

他的離職,從美國國內政治上講,當然會使他所在那個層級的極端鷹派勢力有所削弱,但美國中層仍有不少極端鷹派。另外對特朗普團隊的其他人來講,也會覺得是拔掉了他們中間的一根刺。

從美國外交層面講,當前幾個特朗普關心的問題可能會有進展。比如是否儘快跟伊朗開始談判,目前美伊至少錶面上還沒有接觸,要能談起來也算一個進展。

吳心伯: 博爾頓在對華問題上無疑是個鷹派。一個明顯例子,就是他上任一年多來,從來沒訪問過中國。按理說,一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不應該這樣,他連俄羅斯都去了,就是不來中國,不願意跟中國接觸。

突然嗎?吳心伯: 博爾頓被解職並不突然。早在6月份左右就有消息說,博爾頓與特朗普的分歧較大,從那時起,外界就在等著這個靴子什麼時候落下來了。我覺得很多人倒是奇怪,為什麼他沒有在更早時候被特朗普開了。

再比如跟朝鮮的談判,上次“金特會”在越南沒談出什麼成果,報道也說是博爾頓在其中發揮了負面作用。還有跟塔利班的談判,據說是博爾頓為代表的極端鷹派反對邀請塔利班領導人訪問美國。委內瑞拉問題也是一樣,博爾頓在支持委反對派推翻馬杜羅政權方面發揮了不小的作用。

博爾頓之後,無論是換一個對華更強硬的還是對華沒那麼強硬的國家安全顧問,對於美國的整體對華政策走向都不會有重要影響。

不管是委內瑞拉事件、阿富汗撤軍、伊朗問題等,博爾頓和特朗普之間的交流都不是建設性交流。有報道說兩個人時常爭論,這說明博爾頓沒把自己的位置放好,他是總統安全顧問,是服從總統的,要按照總統調整自己的思路,而不是相反。

跟塔利班的談判,特朗普也不想前功盡棄,他還是想從阿富汗撤軍,尤其明年大選年之前如果能從阿富汗撤出幾千美軍,對特朗普備選來說也是一個有利信號。

第三,博爾頓跟特朗普工作團隊中其他人的關係不和諧。博爾頓在工作中習慣於做主導,不跟別人合作。之前一直有傳聞說博爾頓跟彭斯的關係不好,跟蓬佩奧的關係不好,跟庫什納一家的關係也不好。

過去我們是比較喜歡跟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打交道的,大家一說起這個就能想起當年幫助打破中美關係堅冰的基辛格。

博爾頓到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時候帶去了一批人,這批人里並不包含專註於中國事務的。博爾頓一走,國家安全委員會肯定會換血,特朗普會把支持博爾頓的和他帶來的人一點點換掉,這意味著國家安全委員會在特朗普的外交安全政策中扮演的角色與分量都將逐漸下降。

至於有一些人認為博爾頓在職期間在伊朗、朝鮮、委內瑞拉、阿富汗等問題上頻頻發力客觀上為中國轉移了火力,這種想法是不正確的。

目前來看,談中國比較多的美國高官是蓬佩奧和彭斯,這是兩個更吃重的人物。

比如伊朗問題,博爾頓一直要推動對伊朗開戰,但特朗普在開打前10分鐘叫停了行動。要知道,博爾頓在小布什時期就想打伊朗,到了特朗普時期他還在推對伊戰爭,明顯是想實現當年未了的夙願。

我們想問,博爾頓的離開突然嗎?美國的內政外交會因此發生怎樣的變化?和中國又有什麼關係呢?

博爾頓走人了。雖然目前還搞不清楚到底是博爾頓開了特朗普,還是特朗普開了博爾頓,反正美國輿論圈對博爾頓的離開普遍表示了歡迎:總算是走了。

二是博爾頓的政策立場和對華情緒,會鼓勵美國政府內部的對華強硬派勢力。